共青团邮箱登录:用户名 密码:  
历史上的今天
组织机构
重点工作
 
光辉历程
直属单位
 
工作动态
文件查询
 
基层信息
专题活动
 
领导讲话
网上团校
 
工作研究
媒体聚焦
 

您的位置: 首页» 工作研究» 青春笔会
中建二局青年志愿者进“崇高”,捍“蔚”草原侧记
【报送单位】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团委 | 2015-09-19

  我们是谁?

  我们是中建二局的11名志愿者,是走进崇高先遣团第167团的绿化战士。

  什么是先遣团?”

  “走进崇高先遣团”是2011年由原晨拓集团董事长廖理纯发起的公益绿化组织。

  自2011年5月21至今,以开展绿化志愿活动、推动中国荒漠化治理为己任,致力于保护草原,绿化荒漠,已有166批次的志愿者先后前往浑善达克绿化基地和张北绿化基地进行植树绿化活动,储苗150万棵。而这些活动的费用,大多数由理纯先生个人承担。

  9月12日在中建总公司团委常务副书记苗善忠的统一带领下先遣团第167批志愿者36名中建青年化身绿化战士奔赴沙地,走进崇高,捍“蔚“草原!

  左一是我们先遣团的副团长,也是我们这次活动的总指挥,耿涛先生,曾经是商界精英的涛哥,从2006年开始参与植树活动,2011年开始带领走进崇高先遣团的志愿者开展国人自己的植树活动。

  167次植树活动,涛哥每周都组织,他只有5次缺席,还是因为跟腱断了,无法行动,没有参加。牺牲了自己的生活,把自己的热情奉献给公益环保工作,他的行为也恰恰解释了什么叫做崇高 。中间是侯东风先生,上海交通大家教授,在IT领域和先秦文化领域都是专家。在先遣团里,他是负责讲解员工作的队长。听他讲话,不只是听到公益精神那么简单,更多的是一种爱国情怀,文化教养,好像回到了大学的课堂。由于把很多时间奉献给了先遣团的公益事业,东风教授也牺牲了自己很多时间,长期滞留在北京,精神感人。右一是开车为我们保驾护航的车亮先生,由于他过于陌陌无闻,没有几句话,只是为我们服务,所以我一度以为他只是司机而已,后来才了解到,他也是商界精英,只是为了环保事业,甘愿为大家无私服务,驾驶先遣团的大巴车,上百次安全的把大家送往内蒙的植树基地。

  我们做了什么

  ​9月12日、13日,志愿者们乘坐航班(实际为大巴专列)前往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宝绍岱苏木奎苏河嘎查浑善达克沙地和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馒头营乡馒头营村留下了绿色的足迹和永远的记忆。(地名有些长,但是为了准确,此处应一字不落,因为这里是崇高的见证。)为什么叫航班呢,因为从北京到内蒙一路还把不断增高,仿佛飞机起飞一样!

  12日7点从北京集合出发,多数志愿者都是早上5点左右就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从四面八方来到集结地,简单的早餐后,踏上了北上的大巴,一路北上,一路高飞,伴随着浓郁风情的草原歌曲,167团历经五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宝绍岱苏木人民政府。

  在那里涛哥给我们精心讲解了先遣团的发展历程和意义。

  半个小时候,我们来到了宝绍岱绿化基地。

  震撼!这是第一次到达基地的最真实感受,我们眼前是一片片绿色的汪洋,就在不远处还是大面积覆盖的茫茫沙地,这片绿色宛如系在沙漠地上的一缕蓝色飘带,很美但又透着几丝凄凉,原来沙地和荒漠里是可以有绿色生命的。

  震撼之余便是十足的干劲,经过涛哥的简单示范后,我们拿起大铁锹、小铲子齐上阵,分工明确,我们的任务是从培育秧苗的池子里挑出长势比较旺盛的樟子松苗,把它们种植到更大的营养杯中,经过三年的培育之后,这些小秧苗将会被正式种植到沙漠中去,担任绿化先锋。

  来看看热火朝天的绿化现场吧!

  13日,我们一起奔赴另一个基地——河北省张北县馒头营乡绿化基地,在这里,所有队员种下了一棵与自己同名的樟子松,亲自动手挖土、栽苗、培土,队员们很用心在呵护自己的小树苗,多年以后他们应该会蔚然成风,长成下面这样吧!

  这块盐碱地也肯定会变成肥沃的土壤!樟子松树龄150—200年,前期生长缓慢,但经过前5年深扎根后,很快就会进入生长旺盛期,每年可长高30—40cm。

  我们为什么这么做?

  据国家林业局防沙治沙管理中心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荒漠化面积达262.2万平方公里,超过国土面积的1/4。每年新增的荒漠化土地达2460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中等县的面积,涉及全国18个省、471个县(尤以西北及内蒙6省区最为严重)。受荒漠化影响,全国40%的耕地在不同程度地退化,其中800万公顷危在旦夕,1.07亿公顷草场命若游丝。

  对人类现在和未来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如果继续放任纵容荒漠化发展,50年后,首都北京将可能被沙漠吞噬,中国将可能再无可耕之田。(此段让人心疼的数据和文字摘自我们两天不离手的志愿者绿化手册)

  形势紧迫可见一斑,必须有人站出来对不断恶化的荒漠化说”不“,多年前,内蒙古恩格贝曾是一片荒漠,经过来自英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国际志愿者20多年的努力,植树300万棵,改变了当地的气候和环境,成功建立起一个绿化基地。国际志愿者的行为让我们感觉有些刺痛,中国人应该建自己的绿化基地,廖理纯教授经过多年的努力做到了这点,而现在我们来了,虽然迟了几年,但是还不晚,一批又一批的志愿者终将成就沙漠变绿洲的壮举。

  我们收获了什么?

  此次志愿活动有太多的意料之外,大自然美丽的馈赠是最让我们意外的惊喜。

  傍晚我们看到了几乎是所曾经历过的最美夕阳(原谅我用“最”来形容,此处掺杂了难以抑制的个人情感,草原的夕阳确实很美,至少于我而言),此处多言无益,直接上图刺激大家眼球才是正道。

  夜晚的内蒙古草原,天气微凉,但格外的宁静,聚餐完毕从蒙古包走出来的时候,迎接我们的是久违的漫天繁星和浩瀚的银河系。

  第二天的偶遇(领队安排,是对我们辛勤劳动的犒赏,但还是称之为偶遇吧),也很是醉人。

  这里是未经开发的美丽景色,再想想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在保护这些大自然无私的馈赠,突然感觉到这件事情又崇高了一些,祝愿这里的“诺尔”(蒙语意为“湖泊”)越来越大,天空越来越清澈,夜晚的繁星更加耀眼。

  我们还想做什么?

  此处要说的有很多,但是首先要向四位先生致敬。

  廖理纯先生、侯东风先生、耿涛先生、车亮先生,四位先生的无私大爱让我们很受鼓舞和触动。此处不做过多评价,因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评价四位先生,且用“先生”一词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如果想领略四位先生的个人魅力和无私大爱,建议参加一次先遣团,切实感受。

  美国学者福格特在他的一本著作中悲痛地写道:人类是依靠破坏其生存所必不可少的环境而生活的惟一有机体。寄生虫也有同一趋向,但是它们的破坏由于缺乏智力而受到限制。人类用其智力来破坏环境。此段话刺痛人心,我们怎么能用自己的智力做着同寄生虫一样的事情呢!再来做一个简单的数据分析,每一亩树林,每天吸收二氧化碳67公斤,释放氧气49公斤,每年吸收二氧化硫近50公斤,每年吸收尘埃20-60吨,比裸露的土地多蓄水20吨,树木每生长1立方米,吸收二氧化碳1.83吨,释放氧气1.62吨。印度加尔各答农业大学的一位教授,算了这样的一笔账:一棵正常生长50年的树,按市场上的木材价值计算,那么最多值300美元左右,但是如果按照它的生态效益来计算,其价值就远不止这些了。据粗略测算,一棵生长50年的树,每年可以生产出价值31250美元的氧气和价值2500美元的蛋白质,同时可以减轻大气污染(价值62500美元),涵养水源(价值31250美元),还可以位鸟类及其他动物提供栖息环境(价值31250美 元),等等。讲这些价值综合在一起,一棵树的价值就不是300美元了,而是20万美元了。

  由此可见,植树造林不仅可以绿化和美化家园,同时还可以起到扩大山林资源、防止水土流失、减少雾霾、保护农田、调节气候、促进经济发展等作用,是一项功在当代、造福子孙的宏伟工程。

  所以,再次呼吁大家,加入绿化荒漠的阵营,绿化荒漠的同时绿化心灵,让我们共同期盼:沙漠变绿、经济胜险、人心凝聚、国力更强!

 

 

更多                       | 打印 | 关闭 | 点击:
相关信息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报送信息
 京ICP备0401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388号
版权所有: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8号民生金融中心E座
制作维护: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 信息中心